荆州政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荆楚文史 >

温家宝在荆州

作者: 来源: 时间:2007-08-08 00:00

 

  鹿永建

 

1998年,是我采访抗洪的第八个年头,我有幸成为新闻界中唯一一位6次跟随温家宝副总理带领的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赴前线的记者。几个月下来,体力消耗程度可能是过去几年的总和,但这又怎么能和那些日夜奋战在大堤上的人们相比呢。江总书记、朱总理心系前线、心系人民,对抗洪斗争取得胜利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自不必说,单是一直坐镇前线指挥的温家宝同志以及国家防总的同志们,在一个个不眠之夜,处乱不惊、指挥若定的故事就值得大书特书。其中,有两个日夜令我特别难以忘怀。

199886日,长江第四次洪峰生成并迅速向下游推进。报请中央批准后,温家宝同志于当晚8时,率国家防总部分成员离京。

国外的人很难想象,在中国指挥抗洪斗争是一件难度多么大的事情。首先,中国不同于一些地广人稀的发达国家。那些国家在洪水来临时,把人撤出来就行了。其次,我们也不同于其它一些面对洪水束手无策、无所作为的发展中国家。在这些国家,一场洪水可能导致数万人乃至数十万人丧生。我国在既不能任凭洪水肆虐,又不能简单地把人撤出来的情况,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把人民的生命视为第一保护对象,同时兼顾其它,指挥调度井然有序,将各种损失特别是人民生命的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小型专用飞机抵达荆州市军用机场时,已是晚上10点钟。温家宝等人立即乘汽车直奔监利县长江大堤的一个险段。实地察看之后,在县宾馆一个简陋的会议室里坐下来时,已是深夜一点钟。

    首先是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汇报荆州防汛形势,他的发言不时被新的险情报告打断。然后,他一汇报完,温家宝就果断地让他去处理紧急情况。然后,继续听取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和省长蒋祝平的汇报,征询老水利专家的意见。会场上的气氛紧张、凝重,湖北省的许多同志神情严峻。不时进出的人员和时时响起的手机声、呼机声,更加重了这种紧张的气氛。

两点钟,温家宝开始讲话:“党中央、国务院强调要确保长江大堤安全,这是从全局利益和保护人民安全来考虑的。为此,我提出四点要求……”

温家宝从始至终神情镇定,讲话中透出党中央誓夺抗洪斗争全面胜利不可动摇的信心和决心。他那种坚定的意志和充满必胜信念的神情,令在场的人们情绪逐渐稳定,表情逐渐舒朗。温家宝最后说:“气可鼓不可泄。我们一定要以更加昂扬的斗志、饱满的精神和坚定的意志,坚守长江大堤。”

3点钟,这个会议结束了,温家宝又召集了一个小型会议。凌晨5点,他对工作人员说:“我去眯一会儿。但是一有紧急情况,随时叫我。”

第二天下午四点半,温家宝正在召集有关方面负责人开会。这时传来九江决口、情况紧急的消息。会场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但温家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仍镇定地听完大家的汇报,进而快速而又有条不紊地部署湖北的抗洪工作。他那种从容不迫的神情,极大地感染和鼓舞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在这种时刻,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一般。我觉得好像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可腕上的手表告诉我,这一切只发生在15分钟之内。最后,温家宝仅用“我走了”三个字作为他讲话的结束语,然后起身奔赴九江。

当晚,他来到九江堵口现场。这是一个好天,月亮高挂天空,给堵口工作提供了一点方便。温家宝的到来,对正在现场奋战的解放军战士和工程技术人员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816日下午,国家防总的部分成员在北戴河待命,准备同温家宝一起乘专机赴东北遭受水灾的地区。下午6点,湖北方面传来消息,沙市长江水位已达44.95米,离分洪启闸水位只差0.05米。经过总书记批准,温家宝一行决定立即改飞湖北荆州。出发前,温家宝通过电话在对正在荆州的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嘱咐了三件事:一是立即做好分洪区内的群众转移工作,在过去已经基本转移的基础上,再用拉网式的办法,把还在分洪区内的人全部清出去,要保证一个也不漏掉;二是要做好分洪的一切准备;三是分不分洪,要等他到了以后再定。

当晚1010分,飞机到达荆州时,沙市水位已超过45米,而且继续看涨。这时,按照国家防总1998年长江中下游洪水调度方案,已可以视洪水大小,部分或全部开启进洪闸分洪。

有一种误解,认为分洪是抗洪工作的失败。其实,分洪区是水利工程的一个方面,因为堤防建设的标准再高,也无法抵挡可能发生的所有洪水,利用分洪区蓄洪,可以使重要城市、交通干线和人民生命财产免受更大损失。所在,当时温家宝同志如果决定分洪,从指挥调度上是无懈可击的。

分洪还是不分洪,温家宝和国家防总的工作人员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

由于荆江大堤经过多年的建设,实际上能够抵御高于45米的洪水。但是荆江以下的洪湖江堤标准不及荆江大堤。洪湖江堤能否承受得住,是荆江分洪区使用与否的重要因素。同时,洪湖也是一个分洪区,但是使用洪湖分洪区所付出的代价比使用荆江分洪区要大得多,对下游的威胁也要大得多。

在已经具备分洪条件的时候,仍然存在不分洪也能让洪峰安全过去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的把握有多大呢?这是最核心的问题。

这一晚,温家宝在国家防总的同志们在大脑的高速运转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对于这一夜,任何的细节描述都是苍白的。温家宝广泛听取了专家的意见,在随时掌握水流最新情况的同时,与江总书记、朱总理联系,最后作出决定:严防死守,不分洪,但随时作好分洪的准备。

无疑,这个决定的作出需要极大的勇气,更需要充分的现实依据。当时,通过沙市的洪峰水位虽高,但是个尖峰,洪峰流量并不太大。如果实施荆江分洪,能容纳54亿立方米洪水的分洪区内只能分到不足10亿立方米的水,是大材小用。而且,这么有限的洪水分出去,洪湖段的水位下降不多,对于减缓洪湖江堤的防守压力起不到明显的作用。

817日早8点,彻底未眠的温家宝和国家防总的有关人员没吃早饭,就直奔沙市水文站。此时,沙市水文站水位已达45.20米。

5分钟后,他们一行人离开水文站赴江陵县郝穴镇铁牛矶险段。守卫在这里的解放军指战员,看到如此危急关头首长们能亲临险段,激动得敬礼的手都有些颤抖。

上午10点,温家宝一行来到沙市观音矶险段。此时,沙市水位维持在45.22米这一最高水位上。11点,沙市水位开始回落。晚8点,水位回落至45.10米,1998年长江最大的一次洪峰——第六次洪峰顺利通过沙市。

无论是国内的报道还是外电的评论,都有一个共识:1998年,中国人民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用只能抗御20年一遇洪水的堤防战胜了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这个奇迹的诞生,来自于广大军民万众一心,来自于改革开放20年所形成的雄厚的物资基础,更来自于党中央、国务院的直接领导和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的有效指挥。

                                                      鹿永建:新华社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