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政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荆楚文史 >

西汉古尸遂少言出土记

作者: 来源: 时间:2007-08-08 00:00

 

孙先菊

 

197568,是西汉古尸遂少言出土的日子。我有幸参加了这项十分难得的有意义的活动。现根据本人耳闻目睹的情况和档案资料,整理如下。

1975年元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2460部队七中队要在荆州城北纪南城凤凰山建立雷达阵地,需占地5000平方米,涉及地下古墓葬36个。为此,江陵县革命委员会以江革(19753号文向上级请示。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327以(75)文物字第73号文批复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兴建雷达站和营房以前,先将建筑物下面的墓葬进行发掘。”当时,江陵县即将这一工程纳入了纪南故城配合农田基本建设进行文物保护和发掘工作的计划之中。

纪南故城是1961年由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文献记载,纪南城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当时我国南方的最大都市。楚国有20个王在这座古城建都,长达411年之久。城内现有300多个夯筑土台和一些古墓葬,地下文物十分丰富。配合农田基本建设,对纪南故城部分区域进行考古发掘,不仅有利于农业生产,而且对研究我国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变革时期的历史,有着重要的意义。为了加强领导,国家文物局受国务院指示,同意成立“湖北省纪南城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韩宁夫(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副组长陈滋德(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文物处处长)、江洪(荆州地区革委会副主任)、邢西彬(省文化局副局长)、张美举(中共江陵县委副书记、县革委会副主任),成员有:李志义(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分总支书记)、陈国钊(省博物馆负责人)、尹作梁(荆州地区文化局局长)、田忠(江陵县委常委、县革委会副主任)、王先芝(中共江陵县将台区委副书记)。下设办公室,由张美举兼主任,副主任有田忠、瘳正海、陈国钊、叶宏玉、李先正、谭维四和我。办公室下设文物发掘组、宣传组、保卫组、后勤组等。为了充实专业力量,国家文物局商请北京大学、四川大学、厦门大学、南京大学、吉林大学部分师生及全国部分省、市的文物干部前来参加纪南城的考古发掘工作。当时,文物战线的同志将这壮举称之为“考古大会战。”来参加大会战的有上海、天津、湖南、河南、四川、山西、青海、江西等八个省、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和北京大学、厦门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吉林大学考古专业的部分师生,还有本省的文物干部,本县文化、文物部门的同志,解放军2460部队,县人武部和县公安局的同志以及民工共400余人。

将台区直各个单位积极支持发掘工作。参加发掘的几百名文物工作者、干部、大学师生及民工分别食宿在发掘现场附近——将台区区公所在的安家岔各个单位。历时三个多月之久。

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党委书记刘仰峤同志,于46日到纪南城检查文物保护和发掘的准备工作。省委书记韩宁夫同志于420日在荆州宾馆主持召开了“湖北省纪南城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省委副书记潘振武同志和国家文物局陈滋德处长出席了会议。会上,讨论了纪南城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工作计划,并将凤凰山古墓葬的发掘工作,列为第一阶段工程进行。

4月下旬,凤凰山168号墓开始发掘。因为这座墓是部队修建雷达阵地需要动土的地方,所以必须先清理发掘。由于该墓的钻探编号为168号,故定名为江陵凤凰山168号墓。168号墓位于凤凰山顶偏东南约40左右的地方,建造在一座较大规模的夯土台基上,是一座中型带斜坡墓道的土坑竖穴墓。它南靠169号墓,北靠167号墓,三座墓的墓坑均为平行摆布。墓口长6.2、宽4.8,坑壁微向内斜,地表距椁顶深7.9。钻探中还发现打上来的椁顶铺盖的芦席,仍是鲜艳的黄色,似新无异。预计棺椁保存完好,没有倒塌与腐朽的现象,极有可能出土一批重要文物,因而进行了周密的部署。

为了确保文物和发掘人员的安全,先对墓坑进行了扩方(长16.3米、宽12.4米),搭起了临时防雨棚。还在工地上安装了照明设备,以便工作人员夜以继日地发掘文物和清理工作。

坑内填土除有厚一米左右的五花土以外,其余为深灰色的青膏泥,厚达5.4米,均经夯实,填土紧结干燥,夯层十分清楚。上部夯层为13-15厘米,下部为6-9厘米,愈往下夯层愈紧密,每层都有大面积明显的夯窝,夯窝直径为6厘米,没有错动的现象。在填土中除出土了一些绳纹瓦片外,还出土了可修复复原的陶片,如罐、鬲、豆、盂、碗等10余件文物。另外,还有动物骨骸、果核、树叶、稻草、竹根、竹片、竹棍等动植物标本。特别令人惊异的是植物标本中有的还保持着原有的色素和纤维。这种青膏泥与长沙马王堆的青膏泥一样,有着密封与防腐的作用。

从墓室周围的地层情况来看,地表以下约有2.5米左右的夯土层。在夯土层下有2米左右的风化黄砂石土层,再往下为赭色和红色绸纹土,这种土结构严密,粘固力强。168号墓的椁室就构筑在这样一个地层中,与凤凰山以前发掘的墓葬多构筑在黄砂土的地层是不同。

5月下旬,挖至木椁,椁顶上铺着8床芦席,每床长2.22,宽1.27,出土时鲜艳如新。葬具为二棺一椁,为楠木做成,均保存完好。椁室长4.62、宽3.17、高2.19(包括垫土)。上有横列盖板6块,均为楠木,每块重约千斤。棺椁封闭不严,盖板之间约有一指宽的空隙。室内空间有1.55,分头箱、边箱、棺室三个部分(头箱在东、边箱在北、棺室在南),其间有门窗相连,其上分别盖有顶板,封闭严密。椁室内有75厘米深的清凉积水。

随葬品主要放置于头箱和边箱中。头箱内放置的有象征死者生前出行的木雕车、船、马、牛、狗模型及奴婢木俑,还有署名的象征服侍死者的奴婢木俑,共出土木俑46个。边箱内主要放置漆、木、竹、陶、铜器等生活用具以及竹筒、铜钱与陶仓、灶等模型用器。随葬文物共500余件,其中如大型彩绘漆扁壶、双头虎形漆盾、彩绘竹简,绘有三鱼彩画的漆耳杯和完整的鞋袜,以及整套笔、墨、砚和有字的天衡杆等,均为新发现。每件文物都是考古工作者杨明洪、罗志武等同志精心发掘的。棺木侧放,当即引起一些议论。有的说,下葬时侧放,可能是一种特别的葬礼制度;有的认为下葬时是平放的,可能是因为地下水位上升时将棺木浮起来后形成侧放的。为了说明这个原理,还用木料做了个小型模型试验。

67下午,考古人员借来大型吊车和几辆汽车,由廖正海和谭维四同志指挥,十分审慎地将侧棺完好地吊起来原样侧放在汽车上。由于天色已晚,考虑到工地的工作条件有限,夜晚10时许,将侧棺及随葬品、椁板等一并转移到荆州博物馆内的露天场地上。接着,连夜紧张而又细致地继续进行清现工作。同时,从荆州医院和荆州卫校请来一些医务专家。68凌晨,将外棺盖板启开,发现里面还有内棺,内外二棺互相套合,封闭十分严密,没一个金属钉子,内外棺木木板之间均互相套合得很紧,内棺里的棺液都没流出来。凌晨四点左右,又启开内棺,棺木里外均涂黑漆,外棺长2.66、宽1.02、高0.97。内棺长2.23、宽0.71、高0.76,棺内有绛红色棺液10万毫升和30厘米厚的堆积物,并略带刺激性臭味。棺液都是文物工作者十分精心、细致、一点一滴接到塑料袋里,历时好几个小时。他们不怕刺鼻的臭气,不顾几天几夜连续发掘的疲劳。他们认为这些棺液是世界上独一无二、无法用金钱买到的珍品。他们对工作的执着精神,深深地打动和教育了我们。我和参加发掘的地区文化局干部刘先杜同志(后任地区博物馆馆长),曾多次谈及此事。

堆积物中有白色透明结晶体黑豆状植物、朱砂和腐朽的丝织物等。内棺也是侧放着的,在堆积物的上面平放着一具男尸,全身裸露无毛发,指趾甲全无,面部及四肢呈绛红色,胸部和腹部呈白色,间有绿色。古尸长1.678,体重52.5公斤。外形基本完整,皮肤除前额和双膝及下肢有部分破损外,基本保存完好。软组织有弹性,口微张,32颗牙齿完好。舌上卷,鼻道畅通,中下鼻颊完整。两耳有耳垢,左耳鼓膜尚在,无脱肛现象。

见到古尸,在场的100多名工作人员皆欢喜雀跃。我们一面加强保卫,迅速将古尸转移到荆州卫校临时安排的专用房间,一面电告有关单位和有关领导同志。69日,在有关专家的直接指导下,医务人员对古尸进行了全身系统X线摄片和脑部、胸腹部解剖。古尸颅骨结实,硬脑膜完整,脑膜血管清晰可见,12对颅神经几乎都能辨认,脑髓尚在,重达970克,占整个颅腔的五分之四。口腔中含有玉印一颗,上刻一阴纹篆体“遂”。内脏齐全,保存完好。肝脏外形清楚,胆囊很大,内有200多颗结石。直肠有粪便。死者生前患有胸膜炎、心包炎、胆囊炎等疾病。其死亡年龄为60岁左右。据墓内竹简记载,死者名叫遂少言,江陵市阳人,下葬丧事是江陵丞主办的。埋葬时间在西汉文帝十三年五月十三日,即公元前167年,距今2160余年,下葬时间比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女尸还要早几年。死者生前爵位为五大夫,相当于县官的地位。墓内竹简记载有“田者男女各4人,大奴大婢各4人”,说明西汉初期不仅有家内奴婢存在,而且有从事农业生产的奴隶,它为研究西汉初期社会经济提供了重要资料。

古尸出土后,韩宁夫同志专程赶到荆州来,召开纪南城文物考古领导小组会议,对古尸及出土文物的保管与深入研究作了部署,分别成立了“凤凰山168号汉墓古尸研究小组”和“凤凰山168号汉墓文物整理研究小组”,拍摄了《西汉古尸》新闻纪录片和电视片。198212月,文物出版社出版了《江陵凤凰山168号墓西汉古尸研究》一书。

西汉古尸遂少言及其随葬品的出土,是我国灿烂古代文化和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结晶的又一见证,也是荆州这座“地下文物宝库”向中华文化奉献的一颗无价之宝。(荆州区政协文史委供稿)

 

●孙先菊:女。历任江陵县文教局副局长,县文化局局长,县文教办公室副主任,县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县档案局局长等。

------分隔线----------------------------